您的位置首页 >> 汉唐推荐 >> 首页推荐 >> 正文
    | 高级搜索

傅抱石《丽人行》的流转

 来源:收藏快报    时间:2017-6-14 12:43:00  作者:许礼平 点击:

        傅抱石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开派大师,几十年来,他的作品都是收藏家争夺的宠儿。傅公的画,有评论家认为以金刚坡时期最佳。《丽人行》(1944)就是傅公这个时期的代表作。画的内容是描写杜甫七言乐府诗《丽人行》: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……”

  傅抱石一生只画过这一幅《丽人行》,但自傅抱石画作拍出千万元后,世间已至少冒出四幅《丽人行》。这幅傅公名迹,后来如何到郭沫若家的呢?

  傅抱石留学日本时,已认识郭沫若。郭很帮年龄上比他小一轮的抱石。抗战期间郭沫若回国,出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,拉傅抱石到三厅秘书室做文字工作。傅离开三厅后在中央大学教书,而郭沫若也住在金刚坡,往来颇密。新中国成立以后,郭在北京,傅在南京,书信往还不断。傅每年送一件得意之作给郭,所以郭收藏的傅画都精,都是代表作。

  重庆时期,郭老已心仪傅公的这件《丽人行》,认为是傅画中之珍品。1952年郭沫若六十大寿,傅抱石专门画了一件丈二匹的《九老图》祝贺。次年9月傅赴京参加全国第一届国画展览会,将这件《丽人行》带来北京,在会上供观摩。郭老秘书王廷芳的文章说傅抱石将此画赠送郭老,郭非常高兴,当晚请吃饭,还请来老舍、曹禺等陪同。郭对此画特别珍爱,放在办公室书柜中,老友来时,偶尔展示共赏。有一回郭向陈毅展示《丽人行》,陈毅连说“画得好,画得好”,喜欢得不得了,还要求借回家中慢慢细赏。郭也大方应允。唯陈借了许久,郭怕有刘备借荆州之叹,让秘书王廷芳一再催促,三个月左右才完璧归赵。但傅抱石女婿叶宗镐在《傅抱石年谱》中透露,此《丽人行》是留在郭沫若家的,并没有说赠送,并谈到郭老自陈毅处追回此卷之后,“郭曾写信问傅抱石是否要将此画寄回南京”。可见对于此画的物权问题曾有过不同意见。郭、傅两家两代一直友好,两老已殁,许多事情是说不清的了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笔者编辑《名家翰墨》,第十九期系“两岸珍藏傅抱石精品特集”(1991年8月),收入台北蔡辰男、北京郭沫若两人所藏傅抱石画作精品的专集。台湾大藏家蔡辰男独嗜傅抱石画,因缘际会,香港郭文基殁后整批傅抱石画作归入蔡家,加上蔡历年购藏,得近三十件,而郭老历年得傅公送赠,也有十八件。笔者觉得整册作品以《丽人行》最佳,于是挑了《丽人行》做封面。《丽人行》因为1953年送给了郭老,所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傅抱石各种画册都没有刊载这件佳作。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刊行傅公画集,才收进这画,但当时印刷水平所限,画册显示不出此作品的细微处。到拙编这一集,不仅做了封面,内页又多局部原寸原色刊登,纤毫毕现,读者才欣赏到此作原貌的佳妙。1994年,我们穿针引线,促成傅抱石作品展在台北历史博物馆举行,这个展览系纪念傅抱石诞辰九十周年而办,台湾大藏家蔡一鸣一口应承,就由他所代表的台湾中华文物学会接办。展品以傅家所藏为主,郭沫若家就借了这么一件《丽人行》,去台湾展览。在台湾展览之后,台湾好几位藏家心仪这件作品。郭庶英死活不卖,因这幅画的去留她个人是决定不了的。

  台湾展览之后不久,郭大姐哥哥、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郭汉英,到日本拟筹募郭沫若基金,找其父辈朋友西园寺办事处负责人南村志郎帮忙。南村说现在日本跟从前不同,经济一直不景气,恐难以筹到款项。我问南村他们成立基金要多少钱,南村说人民币一千万,我立即说很简单,日本筹不了,可以从郭家拿一件画,就能解决问题。南村问哪一件,答以傅抱石《丽人行》。那个时候一千万是天价了。但我很快就找到一位老友应承照价交易,是港币一千万,当时折合人民币一千一百多万。但与郭庶英商谈时,庶英说哥哥反对卖父亲的藏画,遂告吹。隔不久,笔者在拍卖场碰到中国嘉德甘总甘学军兄谈起这事,建议嘉德去挖宝,由嘉德出面,郭家会安心一些,说不定会答应。不久,嘉德果然谈成,郭家拿出《丽人行》,还有一件徐悲鸿的《九州无事乐耕耘》和郭夫人于立群书法等几件。听说嘉德最初对《丽人行》的估价好像三百多万,郭家当然不同意,郭家希望九百万到一千万,因为笔者都找到人应允出一千万,郭家以为笔者这位朋友会进场,但朋友见公开拍卖就不要了,完全放弃竞投。最后可能郭家让步,达成底价七百万,而嘉德是要为达到千万目标而努力。我记得预展时嘉德老板陈东升带着一王姓壮汉来观赏,我在现场一不小心听了一句“七百万就七百万吧”,好了,有人垫底了。当时台北蔡辰男也想投这幅精品,毕竟是为他而出的《名家翰墨》十九期的封面嘛,蔡托小张(宗宪)代拍,出价七百几十万,比底价略高几口。但拍卖时,很快超过蔡的出价,张继续举牌,直至别人已举到九百八十万,张以超出预算太多,才微软不举。结果为北京某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夺得。

  当天晚上,郭庶英、郭平英姐妹在四川饭店摆庆功宴,招待笔者。我说等收到钱再庆祝吧,她们说怕什么。结果大家都知道,此天价举牌投得的人并没有付款,拖了许久,嘉德很被动,要另觅买家承接。这就是当年较著名的天价拍品收不到钱的典型案例。晚饭时,郭大姐还问我要不要分些钱给傅家,小生姓许,怎能替郭、傅两家乱出主意,只有闭嘴不言最为安全。但转念郭家姐妹还是很有人情味,也念旧。很遗憾,我一直没有把她们曾经的一问,告诉二石。后来听傅益玉说,《丽人行》拍卖时她正好在北京,郭庶英问玉子,要不要送一辆车给她妈妈用,玉子客气地婉拒了。于此可见郭家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

  故事未完。隔了不久,有两卷号称傅抱石画的《丽人行》冒出来了。有一回,启老(功)莅小轩,坐着闲聊时忽指着放置在矮几上的《名家翰墨》第十九期封面《丽人行》说,杨老(仁恺)介绍一个朋友来,请他(启老)在这卷画后加题。我说这卷只有一件,有徐悲鸿、张大千题字,启老听罢右手捶了一下右腿,大概知道上当了。

 

(责任编辑:秋枫)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汉唐收藏网立场,也不代表汉唐收藏网的价值判断。

 

—— 汉唐收藏网专业古董鉴定服务 ——
西安古董古玩鉴定 文物鉴定 陕西西安文物鉴定
服务咨询热线:029-87215700
24小时服务咨询热线:13319205758
服务咨询QQ:491725188

相关新闻

  • 暂无相关新闻

新闻评论区

评论表单加载中...
网友评论不代表我站观点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法律声明 | 网站排行 | 古玩店铺 | 友情链接 | 帮助中心 | 建议投诉 | 付款方式
Copyright Reserved 2003-2018 汉唐收藏网 版权所有  陕ICP备050070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