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 > 汉唐专题 >> 资讯专题 >> 走近城墙 探访历史 >> 正文
    | 高级搜索

张铁民

来源: 时间:2010-9-30 13:09:00 点击:14132 今日评论:

  西安,其形如舟。

  张铁民市长在他年满六旬的时候,捋捋开始斑白、秃顶的大背头,挽起袖子,掌起了这座城市的大舵。

  自古乃帝王之都的西安,是一只古老而年轻的船。史册中,它屡经颠簸沉浮,兴衰变迁,震惊中外的事件是历不胜数的!华夏民族的繁衍史,黄河流域的歌与哭,周、秦、汉、唐优秀文化的痕印,几乎遍及于这终南山下,泾渭之滨的每一寸土地。

  而20世纪70年代末叶的这座城市,是在一边修补船体上的漏洞,一边扬帆起航的。其步履,可谓艰难而沉重。 对于他的走马上任,这个雄踞在脚下,座落于中国版图腹地的古老城市,在呼唤着什么呢?

  卫生差,这是其一。蔬菜供应短缺,这是其二。公共交通紧张,为其三。

  于是,张铁民大声疾呼道:“作为市政府、市长来说,不把群众生活安排好,秩序不好,没有一个好的条件、环境,什么也就无从说起。”

  “古人讲‘安居乐业’,不安居,就不可能乐业!”

  “我只有一个愿望,在离休之前,把西安整治成一个文明、整洁的城市,使它成为四季常青,春、夏、秋三季鲜花盛开的城市,给全市人民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、学习、休息环境。”

  张铁民这样开始他西安新市长的构想,是偶然遇到的具体情况所致。是偶然的,却也不是必然的吗?

  一位翻译工作者,在陪同外宾参观西安之后,以对这座古城的赤子情感,以一个中国人的自爱自尊之心,尖锐地提出西安卫生太差的问题,径直投书中共中央。

  翻译同志的信递到了中共中央书记处的办公桌上,而后层层下转,要西安迅速把卫生抓好。习仲勋同志批示说,我陪外宾去西安,信上所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张铁民市长亲自担任市容卫生整顿指挥部总指挥,发出了先搬掉市内六十多座垃圾山的动员令。

  一座座坟墓般的垃圾山,在地动山摇的几天里,由四万多辆车次驱逐出城,被赶到了远郊外的未来的垃圾处理场。这三十多万吨垃圾,连同陈腐僵死的一些属于这座城市的精神瘤块,一起被撵出了人们的视线范围。

  浑身污秽的西安,如释重负,像洗了一个爽快而舒坦的温泉澡。

  “西安有希望啦!”1982年的第一缕春光这样说。

  张铁民市长,在驱车驰过古城大街的时候,似乎于颠簸里感到了航行中的大船的呼吸,以及作为一个船长的自信心。

  1981年的11月22日,新华社《国内动态》刊登了一篇报道,题为《我国唯一的一座完整的封建古城垣遭到严重破坏》。中央一位领导人看到后,要他的秘书打电话告知国家文物局,转请陕西省政府责成西安市政府“对西安城墙认真保护,制止破坏”。西安古城墙,是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把古城墙保护好,对于研究古代城池建筑和发展旅游事业,都具有很大意义。城墙的千疮百孔,颓垣断壁,有损古都的市容形象,也有辱于先人,有失于国格。

  在市政管理、市政建设的综合治理中,环城工程的构想与付诸实施,已成迫在眉睫的事。城河的治理,又是市政工程的基础建设。这需要墙、河、林、道、桥一整套的设施。作为全市五十二平方公里排水管道中心环节的护城河,已经不能正常流通了。

  再说,西安的古城墙乃全国保护得最为完整,无论从保护古文明的价值上,还是从它可以利用的旅游建设的经济价值上,无疑是十分必要的。有眼力的决策者,是绝不会忽略这一点的。

  这是人民的事业。历史,也从古城墙的裂痕里,发出悠远也幽怨的呼吁!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西安人,有责任去书写今天这一章雄沉而伟丽的历史!

  当时,我们的省、市领导正在为修复城墙的事操心。中央领导人的过问,促使了问题的解决。省领导说,应该把西安古城墙包括河、林、路很快建成一个城墙公园。现在世界上留下来的又大又古又比较完整的城墙,恐怕只有我们西安这一个了。我们把它保护好,整修好,建成一个公园,这将是一个创举。怎么建设?现在一说要办事,就说拿钱来,一要就是几千万,我们国家还穷,要等钱得到何年何月?一些土方和修补工程,可以发动群众义务劳动来搞,我相信西安一百六十万居民是乐意做这件事的。

  此间,市委就《西安市环城建设规划》进行讨论,批准城墙、城河、林带和环城路四位一体的修建方案,要有关部门积极创造条件,付诸实施。

  1983年2月24日,由省、市党政主要领导牵头组成的西安环城建设委员会正式成立。4月1日,古城墙六百年来的第三次大规模维修、也是西安市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文物保护工程,周长四十华里的环城公园建设,在礼炮声中拉开了战幕。工程由专业队伍施工和群众义务劳动相结合,按区域划给城郊各区,分段包干。将有百余万人参加义务劳动的环城建设,是前所未有的。

  古城墙在清乾隆第二次大修复以来的二百年里,有过光绪年间的水患,发生过连绵的战事。1911年辛亥革命,新军协统张凤翔攻占西安,清兵龟缩抵抗,北城楼火药库中弹燃烧。1926年春,北洋军阀吴佩浮的走狗刘镇华,率“镇嵩军”十二万人马由河南入陕,攻打控制西安城的不足三万人的李虎丞、杨虎城国民军,四十万人被围孤城达八个月之久,冯玉祥奉命援陕,解了西安之围。这次战事,南城门失去了箭楼。抗日战争时期,为市民防空疏散方便,在城墙上挖了上千个洞穴,开通了几处新城门。中山门、玉祥门、勿幕门,成了上个世纪历史事件的见证。胡宗南修造城防工事,使城墙遭受了一场劫难。

  解放后,大跃进刮起拆城风,文化革命有过抢占风,成百上千的垛墙、敌台、墩楼、角楼和城砖被拆。据统计,拆毁的城砖共约270万块,接起来可以铺一条长1225公里的单砖路面,从西安铺到北京还有余。之后,不少居民在城墙根建房挖窑,造成墙体坍塌。四门瓮城被一些单位和居民占用,地基下沉,墙面裂缝,城楼檐柱脱榫走动。城河淤塞不通,一遇阴雨,城河水漫溢,平时则成了滋生蚊蝇的臭水沟和污染源。这种情形,严重损害了古城的风貌,给人民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和困难。西安城墙已经到了非维修不可的地步。

  历史学家和城市规划专家认为,沿古城垣建设的环城公园,是保护古城和建设现代化城市相结合的一次尝试,一个历史的壮举。一些美国古城保护专家赞赏地说,让历史古城为现代生活服务,给古城赋予新的生命力,保护与开发相结合,是世界公认的先进规划思想。

  工程伊始,西安数十万群众义务劳动兴建环城公园的消息,一时间成了全国的新闻热点。建设城市,美化环境,不单纯依靠国家出钱,而采取了国家投资和城市人民自己动手相结合的方针,人民城市人民建,大家动手为自己谋福利,建设和管理好城市。一些曾经参加过解放西安战斗的老人,以义务修城河为荣。一些小学生也写来小纸片,表达对古城未来的向往。有的学者献计献策,有的离退休工人捐款表示心意。当然,反对修城墙、嘲讽义务劳动、因拆迁骂大街的人有之,则是另一码事。工期间妥善安置了拆迁户,也强行拆除了个别“钉子户”。

  1984年7月9日,环城建设首战告捷,环城公园南半部喜迎游客。城墙巍然挺立,园中花木葱茏,碧绿的城河水上小船儿漂游。城河已拓宽加深,砌筑了护坡,修建了码头、踏步和拦水坝、闸及桥涵。修葺夯补了南半城的城墙,修复了一些海墁、垛口、登城马道和城洞,恢复了城墙的完整。环城公园的雏形,已经初步形成。

  在中央和省市委的领导下,张铁民市长作为环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,具体抓起了这项艰巨而伟大的工程。

  张铁民常常巡视在工地上,体力不支地奔波着。却有一桩桩麻烦事,在分散着消耗着他六十岁的可贵的精力和智力。

  有的工厂算细账,搞义务劳动,把人赶到工地上去,要吃补助,要买镢头、扁担、筐子、铁锨,倒不如雇民工成本低,工厂又不停工。

  善于告状的人们,又找到了口实,说搞摊派、搞强制命令,要浪费多少万多少万。说是为自己树碑立传,是劳民伤财,得不偿失。

  一封封信都批转下来,摆在了张铁民的案头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  既然环城建设是上级决定了的,他作为执行者说什么也要拼命去干。阻力不会没有,漏洞也不会没有,再大的风浪,张铁民会一往无前的。

  接着,城墙内拆迁户的安置问题,又告状了。中央催要处理结果,有些拆迁户骂大街的也愈演愈烈。张铁民一边建议拿出钱建房,补偿损失,一边继续狠抓环城工程的进度,决心和信念始终如一。

  只要是为民谋利益的事,张铁民一不怕得罪人,二不怕丢官。叫干,就干好。看不行的话,免!

  “你要为人民着想,环城建设劳民伤财,动用多少民工,人也有死的,花钱划不来。”有人写信给张铁民。      张铁民针锋相对,似不客气:“请你不要忘了,秦始皇修长城,还有个孟姜女哭长城哩!”  如此凛然正气,使张铁民的名字成为一种权威、一种力量、一种感召的代名词。也因此,又为他带来不快。

  下面一些同志,为了把本行业、本部门、本系统的工作抓上去,就假借张铁民的名义和威望,打着“铁市长”的招牌,动不动就是“这是铁市长叫干的!”“这是张铁民叫罚的!”  有人不服,也是产生了狐疑,告到了张铁民手里。

  张铁民看了,气得直摇头,他在一封此类群众来信上批道:“请查一下,这是不是我叫罚的?你不要拿我张铁民当棍棒去打群众!查处后,请回报结果!”

  待风平浪静一些,张铁民又一头扎在环城建设的紧张施工中去,又是没黑没明、没死没活地干起来。

  这期间,他又奔波于户县等地,组织召开专业户会议和农村工业会。  一天,正开会,别人发现张铁民怎么突然有点呆板了。司机马昌林也觉得市长反映有点迟钝,这几天每天去看城河的工程,跑上跑下,是累了吧?但怎么脸部、腿部都微微发颤呢?

  送到医院一检查,果然有病了。

  叫他住院,他死活不肯。何承华书记非让他住院不可,结果住了二十多天,又匆匆出院了。

  多亏住院治疗,不然他会瘫痪的。

  但出院不久,又重新住了院。这次,就需要较长时间的调养了。

  眼看国庆节快到了,省上要抓卫生评比工作。几个城市,都在竞争第一。

  宝鸡市长说:一定要拿第一。

  张铁民住在医院,口气很硬:“西安只能拿全省第一,不能拿第二。哪里出了问题哪里负责!”

  并对专员何家成讲:“到时候,由你何家成负总责!”

  评比结束,西安市名列第一。

  从1981年冬天,到1984年冬天,张铁民市长在西安这个城市任职整整三载,在他六十有四的时候,离开了他曾为之躬耕不止的岗位。

 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张铁民从医院被车接到市政府大院,代表市政府作了整党的对照检查,将他主持的这一届市政府的工作划了一个庄重的句号。

  这一天,也正是党的组织活动日。这个活动日,对于张铁民这位从吕梁山走来的共产党人,是特别有意义的。      会后,他把几位秘书长叫到一起,用他那浊重深沉的山西口音说:“我从今天起,就不再是市长了,而是西安市一位普通的市民。有什么,我将以市民的角度向市政府提出来。专车不用了,钥匙让小胡交了,把我的办公室腾出来,交给新上任的袁正中市长。”

  他上了车,有点秃顶的头微微枕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,用他宽厚的手掌轻轻抚过深沟似的刻着多皱纹的前额,合上涩巴巴的眼帘,坦然、舒心地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
  车窗的茶色纱罩没有拉上,熟捻而亲切的市声扑了进来。张铁民微微笑着,向车窗外的人们,向市政府大门旁的树木、街巷招招手,点点头,作着深切的辞别。

  伏尔加,轻轻驶过北院门,穿过鼓楼,经西大街、陵园路,直奔张铁民住院的那幢有着古老屋脊的病室。

  西安,在呼唤生命力,新的,美的。

  呼唤里,汇有张铁民市长的深沉的呼吸,以至是那因肺气肿而闷得伸长了脖颈的咆哮。

(责任编辑:小红)


新闻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评论表单加载中...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法律声明 | 网站排行 | 古玩店铺 | 友情链接 | 帮助中心 | 建议投诉 | 付款方式
Copyright Reserved 2003-2018 汉唐收藏网 版权所有  陕ICP备05007078号